多严重网警才会查 “木石前盟”不是宝玉黛玉,而是宝玉和她,你们这些读者太天真!

多严重网警才会查 “木石前盟”不是宝玉黛玉,而是宝玉和她,你们这些读者太天真!
2020-01-11 15:15:41

多严重网警才会查 “木石前盟”不是宝玉黛玉,而是宝玉和她,你们这些读者太天真!

多严重网警才会查,众所周知,周汝昌先生是”红学大家“、“红学泰斗”,但是周汝昌先生红学专著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红楼爱好者,可能就跟鬼似的,听说过得多,见过的少。近日拜读周老先生的《红楼夺目红》,三观被刷的喀嚓喀嚓响,天天都像活见鬼。

周汝昌先生是红学考证派的集大成者,若是大家不知道“红学考证派”是什么意思,那么想想百家讲坛《刘心武揭秘红楼梦》的样子就行了,刘心武自称是“探佚学中考证派“,而且颇得周汝昌先生的赞赏。

在笔者看来,不管是周汝昌,还是刘心武,考证派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似乎是不吓死人不罢休,比如周老先生这本书里就说了,“木石前盟”哪里就是宝玉和黛玉了?你们这些读者都太天真!

“木石前盟”一词出自红楼十二曲中的《终身误》,原句是“都道是金玉良姻,俺只念木石前盟”,按照咱们普通人的理解,“金玉良姻”指的是宝玉和宝钗,“木石前盟”指的是宝玉和黛玉,然而周老先生说了,“金玉良姻”明明就是宝玉和湘云,湘云也有金啊,金麒麟,而这“木石前盟”,指的宝玉和黛玉就更扯了,也是宝玉和湘云!

咱先把“金玉良姻”指的到底是谁按住不表,把周老先生的“木石前盟是宝玉和湘云”说清楚先,现将周先生原文摘录如下:

“盟”者何也?谁和谁“盟”来着?

人们说:不就是绛珠和神瑛吗,这还有错儿?还不懂个什么?

你说得倒挺干净利落。我的“智商”比你低不到哪儿去,我要请你答一答——

绛珠草将要枯萎,神瑛见而悯之,遂灌溉救活一那时草还未“修成女胎”,神瑛与它并无“爱情”可言,一位侍者与一株草,“盟”在哪里?“盟”的什么?

绛珠是感恩,不是“爱”上了他,而且准备的是报答,报答之方是以泪还债。这是感谢,不是“热恋”,又“盟”个甚底?

“是感恩……不是爱上他……以泪抵债是感谢……不是热恋……”能把绛珠和神瑛这样哀婉缠绵的故事,解释成“昨天小明请我吃了一袋五毛钱的辣条,今天我回请他一袋五毛钱的干脆面”的礼尚往来,说句不敬的话,周老先生年轻时候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?

接下来,周老先生又言之凿凿的说,即使绛珠下凡后就是黛玉,那跟他盟的也应该是“神瑛甄(真)宝玉,所以贾二爷才叫贾(假)宝玉,表明他是个’混充的’。他根本不曾与绛珠有缘,又何盟之有!”

至于宝玉和黛玉一见面,宝玉就说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”,黛玉也心里嘀咕:“好生奇怪,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,何等眼熟到如此”,那完全是两个当事人搞错了嘛。那是石头下凡的时候,自己没个人样,见过下凡的甄(真)宝玉的样子,就自己拷贝了下来,所以甄宝玉和贾宝玉长得一毛一样,黛玉全弄错了,自己见了个六耳猕猴,还以为是美猴王。

至此,周老先生宣布:“任你怎么巧舌如簧,我也不承认你已托出’盟’是宝玉和黛玉的根由证据来”,然后自顾自的宣布“辩论终结”。

那“木石前盟”是宝玉和湘云的理由是什么呢?

周老先生说,“木石前盟”若指的是青埂峰上的石头,和灵河边上的绛珠草,那就太扯了,青埂峰上的石头那么大,”高十二丈,纵横见方二十四丈,其重不知多少吨“呢,它没法跑到灵河岸上去见绛珠,即使它能跑过去,绛珠也是仙草,而不是“木”啊!

坚持看到这里的朋友,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跟我一起向这些胡说八道扔板砖?

周老先生继续论证:“前盟”即旧盟,指的是小男孩儿小女孩儿自小在一处,就是咱们通常所说的“青梅竹马”,站在在花园里的树木和石头前头天真无邪地说:“咱俩等长大了,就拜天地。”这就是“俺只念木石前盟”。

而这木石前盟的男女主是宝玉和湘云,因为湘云自幼跟祖姑在贾家住在一起,天天和宝玉一起淘气,而且湘云原型是曹雪芹的李家表妹,“李”是木,所以这“木石前盟”除了史大妹妹,没别人!

好么,“李”是木,那“林”就不是木了?!俩木呢!

周老先生这样稀里哇啦的绕了一大堆,又扯史实,又说文解字,全偏偏无视《终身误》中,“都道是金玉良姻,俺只念木石前盟”的下一句就是“空对着,山中高士晶莹雪;终不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”,“晶莹雪”“寂寞林”明明白白就是宝钗和黛玉,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天上地下山路十八弯,得出那么个奇妙的结论?

更何况按照周老先生的解释,“金玉良姻”的“金”是湘云,“木石前盟”的“木”也是湘云,要分裂出个第二人格自己跟自己做情敌,湘云也是蛮忙的。而满书写的都是这样的居然是红学泰斗,真是奇哉怪也。

想当年曹公写《红楼梦》时举家食粥快饿死,作古之后却养活了一个长达百年的红学产业,一大批红学专家因此名利双收,不知道应该号召历代政府都该给曹公颁解决无用人就业困难奖,还是应该感叹这世界真是太荒谬!